首页 > 历史军事 > 长命玦之奈何从贼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47章 不情之请

  接过婢女递来的一张画卷,秦长命的眼眸亮了亮。只见自己的画像伴着“剿寇英雄”四个遒劲的大字赫然入目——那是皇上特地派遣的宫廷御用画师亲自登门来为自己所画。

  ——所谓的功成名就,不过如此吧!

  “公子……”正看得出神,婢女突然急急闯进秦长命的书房,上气不接下气地禀告说:“门外……门外有两名客人要见公子!”

  “小颖,女孩子家性子莫要急躁?有什么事慢慢说好了!还有,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叫我公子,叫我秦长命就可以了!”看着这个直率的婢女,秦长命不由微笑着摇了摇头——那是皇上连同御街上的这座府邸一并赏赐给自己的,虽然自己心下很想推辞,但又不敢正面违抗圣旨,所以就接纳了她。

  “公子,小颖不敢!”被唤作小颖的婢女立时怯怯地垂下眼帘,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,也挑动着秦长命的目光。

  “罢了!快带我去见那两位访客吧!”秦长命有点哭笑不得,这几日自己虽对小颖坦诚相待,但小颖还是如此羞怯。

  “贤弟!”见进里屋禀告的婢女迟迟不返,蔡战兴终于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,径直从大门闯了进去。

  “大哥,原来是你!这位……”刚从书房出来的秦长命便听得蔡将军的声音,忙疾步迎了上去,但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停在了跟在其身后的一位陌生的白衣男子身上。

  这男子肤色极其白皙,堪比女子。两条淡淡的眉毛像是哪个名画师的点睛之笔,精妙淡净不可方物。走近看去,会发现他的纤长的秀睫下一双明眸如清潭之水,幽深明净;红樱桃般的嘴唇也是唇线分明如刀刻;颀长的脖颈更是如刚出水的嫩藕般光润平滑;这,分明是一个绝美女子才有的容颜!

  秦长命愣愣看着有些羞赧而躲在蔡将军身后的女扮男装的白衣女子,竟被她绝美的容颜深深吸引。许久,才想起方才准备问的话,忙开口:“这位姑娘是?”

  “哦!”蔡将军十分惊讶地张大嘴,然后缓缓侧首看了看身后的白衣女子,突然仰脖大笑起来:“贤弟,好眼力啊!实不相瞒,这位女扮男装的姑娘是大哥我的亲妹妹,单名一个暄字。听我说起你的英勇事迹后,非要拉着我来见见你啊。”

  “原来是蔡姑娘,幸会!”秦长命礼貌地作了一揖,自谦道:“秦长命不过一介草民,何德何能,令姑娘如此抬爱!”

  “谁说的!我哥哥可夸赞你是个难得一见的奇才哦!”似乎对秦长命的谦虚感到不屑,蔡暄撅了撅小嘴。

  “那是大哥过奖了!”秦长命淡淡地笑着看了一眼眉宇间塞满轻快之意的蔡战兴。回京后,他便成了一个闲暇贵公子。

  “哎呀!”蔡暄仿佛有些嫌恶地摆了摆手,直言不讳道:“你这种人真是的!别总是摆出一副谦卑的模样!惺惺作态!”

  意识到妹妹的无礼,蔡战兴立即低喝:“暄儿,休得无礼!”遂一脸歉然地看着秦长命,赔笑道:“贤弟,我这个妹妹,从小便被我惯着,一直不懂事,她的话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  “谁不懂事啦!我说的分明就是事实!”蔡暄当即不屑地抬了抬秀美娇俏的下巴,反驳道。

  “你还放肆!”蔡战兴怒目圆睁。

  “哼!”还是有些惧怕哥哥生气的,蔡暄低哼了一声便不敢再多言。

  “蔡姑娘教训的是!是秦某太惺惺作态了!”丝毫未计较蔡暄的无礼,秦长命的眼睛里闪着温热的光,径直投向冷着脸的蔡暄。

  仿佛接收到了秦长命目光的热度,蔡暄的脸颊渐渐泛上了一片红晕,宛若天际的朝霞。蔡暄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的无礼,于是,怯声道:“对不起!是我无礼了!”

  看到妹妹一反常态地当即承认错误,蔡战兴的脸上瞬间溢满喜悦之色。

  似乎是想尽快逾越过这件不愉快的事,蔡战兴突然向秦长命询问起正事来:“贤弟,皇上命你扩编特战队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?”

  “新挑选好的一万名士兵已被派到城外,由老队员们对他们进行训练了!目前,一切都进展顺利!”秦长命恭声回禀道。

  “很好!”蔡战兴微微颔首,突然抬眼,目光如电般落在秦长命身上,“贤弟,大哥有个不情之请!望你成全!”

  “哦?”秦长命有些疑惑地看着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的蔡战兴,似乎这天下还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委身求人的,随即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,“大哥真会说笑,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好!秦长命必定竭尽所能!”

  “哎,还不是我这个宝贝妹妹么!”仿佛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,蔡战兴的眼睛是溺爱的光,“她想让我请求你准许她加入特战队,不知贤弟你可否准许呢?”

  秦长命怔了怔,随即悄悄瞥了一眼那位有些许羞赧的刁蛮少女,她泛红的脸上似乎充满了对加入特战队的期待。但秦长命却微微摇了摇头,婉拒道:“特战队里面都是一些粗野的男子,蔡姑娘金玉之躯……”

  “不行!”听出秦长命是在婉拒,蔡姑娘当即愤怒地打断秦长命的话,声音发颤地一字一句道:“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一定要加入特战队!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秦长命淡然一笑。

  “贤弟,大哥求你了!”突然,蔡战兴双手抱拳猛地单膝跪地,低声请求道:“暄儿她如果有什么地方冒犯了你,还请你海涵!不过,大哥真的希望你能同意她加入特战队,这样,你也可以替我好好管教她!”

  “大哥,你别这样!快起来!”秦长命仿佛触电般地俯身伸出双手想拉起跪地的蔡将军,不过,他却纹丝不动如铁铸。

  “哎!”秦长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终于妥协,“大哥你快起来吧!我答应你便是!”

  蔡将军这才缓缓站起身来,感激地看着秦长命。

  “秦长命,我哥哥给你下跪这下你满意了吧!”一旁的蔡暄突然冷冷开口,有些许泛红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,稀疏纤长的睫毛欲湿未湿。还是心疼自己哥哥的,看着自己的哥哥为了自己竟这般委身求人,心中比被利器刺插还要疼痛。

  “我……”秦长命正欲辩解,蔡暄却冷冷掷来一句:“秦长命,你混蛋!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!”说罢,捂着哭红的双眼从秦长命的府中跑了出去。

  看着这位心直口快的白衣女孩倔犟的背影,说不出的复杂情愫从秦长命的心头掠过。

  ——为何初次相见,这个女孩就能如此牵动自己的心。

  “贤弟,对不住了!你千万莫往心里去!暄儿她是口快心直!绝没有恶意!”蔡战兴看着不知所措的秦长命,有些歉意。

  “怎么会呢!”秦长命往大门的方向看了看,僵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“好了!那大哥先告辞了!”轻轻拍了拍秦长命有些发软的肩膀,蔡战兴转身疾步追了出去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有些自嘲地,秦长命咧嘴一笑。

  “公子!”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微弱如猫的低唤。

  秦长命蓦地转过头,正对上婢女小颖温情的目光。

  “有什么事么?”秦长命低低笑了笑。

  “公子,方才那位蔡姑娘真是好生无礼!竟然那般出言侮辱公子,而公子却还一步步退让。小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……”自知自家公子受了莫大的委屈,小颖一改之前的羞怯,竟大胆地为秦长命打抱不平起来。

  “呵呵!”听完婢女发完牢骚,秦长命不禁弯了弯嘴角,宽慰道:“小颖,蔡姑娘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,我怎能与她斤斤计较呢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小颖一时语塞,无奈地低下了头,乌黑浓密的额发垂下挡住了她一双明净的大眼睛,“小颖知道公子是正人君子,小颖也不会说话。小颖只是希望公子受到了委屈不要总憋在心里!日后小颖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让公子不再受到委屈!”

  冰封的心脏仿佛被撬开了一个口子。

  铺天盖地的感伤就是在这一刹那忽然从心底翻涌而起的。

  ——小颖,傻姑娘,我要怎样告诉你呢!身为男儿,天生就被赋予去承受苦痛与委屈的使命呢!

  “公子,你怎么了!”看着秦长命长久怔愣不语,小颖低声轻探。

  “没事!”猛然意识到眼眶有些湿润,秦长命慌忙撇过头去,解释道:“我在想特战队的事!”

  “对!特战队!”突然又想起了特战队,秦长命又吩咐:“小颖,快给我备马,我要去城外探看一下特战队的兄弟们!”

  “是!”小颖接过吩咐,立即转身向马厩跑去。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